封神演义22集
首頁 美文

88歲的“上班族”

(來源:網站編輯 2019-06-21 19:58)
文章正文
  相隔5米觀察殲-8飛行
  88歲的顧誦芬至今仍是一名“上班族”。他的辦公室的書柜上,有5架擺放整齊的飛機模型。最右邊的一架殲-8Ⅱ型戰機,總設計師正是他。作為一款綜合性能強、具備全天候作戰能力的二代機,至今仍有部分殲-8Ⅱ在部隊服役。而它的前身,是我國自主設計的第一款高空高速戰機——殲-8。
  1964年,殲-8設計方案擬定,顧誦芬和同事投入飛機的設計研發中。1969年7月5日,殲-8順利完成首飛。但沒過多久,問題就來了。在跨音速飛行試驗中,殲-8出現強烈的振動現象。用飛行員的話說,就好比一輛破舊的公共汽車開到了不平坦的馬路上,“人的身體實在受不了”。為了找到問題所在,顧誦芬想到一個辦法--把毛線條粘在機身上,以觀察飛機在空中的氣流擾動情況。
  由于缺少高清的攝像設備,要看清楚毛線條只有一種辦法,就是坐在另一架飛機上近距離觀察,且兩架飛機之間必須保持5米左右的距離。顧誦芬決定親自上天觀察。作為沒有經過特殊訓練的非飛行人員,他在空中承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過載反應,用望遠鏡仔細觀察后,終于發現問題出在后機身。飛機上天后,這片區域的毛線條全部被氣流刮掉。顧誦芬記錄下后機身的流線譜,提出采用局部整流包皮修形的方法,并親自做了修形設計,與技術人員一起改裝。飛機再次試飛時,跨聲速抖振的問題果然消失了。
  1979年年底,殲-8正式定型。慶功宴上,喝酒都用的是大碗。從不沾酒的顧誦芬也拿起碗痛飲,這是他在飛機設計生涯中唯一一次喝得酩酊大醉。那一晚,顧誦芬喝吐了,但他笑得很開心。
  伴一架航模“起飛”
  顧誦芬是一個愛笑的人。如果留心觀察,你會發現他在所有照片上都是一張笑臉。在保存下來的黑白照片中,童年時的一張最為有趣:他叉著腿坐在地上,面前擺滿了玩具模型,汽車、火車、坦克,應有盡有,鏡頭前的顧誦芬笑得很開心。
  在他10歲生日那天,教物理的叔叔送來一架航模作為禮物。顧誦芬高興壞了,拿著到處跑。但這架航模制作比較簡單,撞了幾次就沒辦法正常飛行了。父親看到兒子很喜歡,就帶他去上海的外國航模店買了一架質量更好的,“那架飛機,從柜臺上放飛,可以在商店里繞一圈再回來”。玩得多了,新航模也有損壞,顧誦芬便嘗試自己修理。沒錢買膠水,他找來廢電影膠片,用丙酮溶解后充當黏合劑;碰上結構受損,他用火柴棒代替輕木重新加固。“看到自己修好的航模飛起來,心情是特別舒暢的。”
  顧誦芬他出生在一個書香世家,父親顧廷龍畢業于燕京大學國文系,是著名的國學大師,不僅擅長書法,在目錄學和現代中國圖書館事業上也有不小的貢獻。顧誦芬的母親潘承圭出身于蘇州的望族,是當時為數不多的知識女性。顧誦芬出生后,家人特意從西晉詩人陸機的名句“詠世德之駿烈,誦先人之清芬”中取了“誦芬”二字為他起名。雖說家庭重文,但父親并未干涉兒子對理工科的喜愛,顧誦芬的動手能力也在玩耍中得到鍛煉。《顧廷龍年譜》中記錄著這樣一個故事:一日大雨過后,路上積水成河,顧誦芬“以烏賊骨制為小艇放玩,鄰人皆嘆賞”。
  “七七”事變爆發時,顧廷龍正在燕京大學任職。1937年7月28日,日軍轟炸中國29軍營地,年幼的顧誦芬目睹轟炸機從頭頂飛過,“連投下的炸彈都看得一清二楚,玻璃窗被沖擊波震得粉碎”。從那天起,他立志要保衛祖國的藍天,將來不再受外國侵略。
  考大學時,顧誦芬參加了浙江大學、清華大學和上海交通大學的入學考試,報考的全是航空系,結果3所學校的考試全部通過。因母親舍不得他遠離,顧誦芬最終選擇留在上海。
  1951年8月,顧誦芬大學畢業。上級組織決定,要把這一年的航空系畢業生全部分配到中央新組建的航空工業系統。接到這條通知時,顧誦芬的父母和上海交通大學航空系主任曹鶴蓀都舍不得放他走。但最終,顧誦芬還是踏上了北上的火車。到達北京后,他被分配到位于沈陽的航空工業局。
  “告訴設計人員,要他們做無名英雄”
  共和國成立后,蘇聯專家曾指導中國人制造飛機,但同時,他們的原則也很明確:不教中國人設計飛機。中國雖有飛機工廠,實質上只是蘇聯原廠的復制廠,無權在設計上進行任何改動,更不要說設計一款新機型。
  每次向蘇聯提訂貨需求時,顧誦芬都會要求對方提供設計飛機要用到的《設計員指南》《強度規范》等資料。蘇聯方面從不回應,但顧誦芬堅持索要。那時候他就已經意識到,“仿制而不自行設計,就等于命根子在人家手里,我們沒有任何主動權”。
  顧誦芬的想法與上層的決策部署不謀而合。1956年8月,航空工業局下發《關于成立飛機、發動機設計室的命令》。這一年國慶節后,26歲的顧誦芬進入新成立的飛機設計室。在這里,他接到的第一項任務,是設計一架噴氣式教練機。顧誦芬被安排在氣動組擔任組長,還沒上手,他就倍感壓力。上學時學的是螺旋槳飛機,他對噴氣式飛機的設計沒有任何概念。除此之外,設計要求平直翼飛機的馬赫數達到0.8,這在當時也是一個難題。設計室沒有條件請專家來指導,顧誦芬只能不斷自學,慢慢摸索。
  本專業的難題還沒解決,新的難題又找上門來。做試驗需要用到一種鼓風機,當時市面上買不到,組織上便安排顧誦芬設計一臺。顧誦芬從沒接觸過鼓風機,只能硬著頭皮上。通過參考國外資料,他硬是完成了這項任務。在一次試驗中,設計室需要一排很細的管子用作梳狀測壓探頭,這樣的設備國內沒有生產,只能自己制作。怎么辦呢?顧誦芬與年輕同事想出一個法子——用針頭改造。于是連續幾天晚上,他都和同事跑到醫院去撿廢針頭,拿回設計室將針頭焊在銅管上,再用白鐵皮包起來,就這樣做成了符合要求的梳狀排管。
  1958年7月26日,殲教-1在沈陽飛機廠機場首飛成功。時任軍事科學院院長的葉劍英元帥為首飛儀式剪彩。考慮到當時的國際環境,首飛成功的消息沒有被公開,只發了一條內部消息。周恩來總理知道后托人帶話:“告訴這架飛機的設計人員,要他們做無名英雄。”
  退而不休,力推國產大飛機研制
  在中國的商用飛機市場,波音、空客等飛機制造商占據著極大份額,國產大型飛機卻遲遲未發展起來。看到這種情況,顧誦芬一直在思考。但當時國內各方專家為一個問題爭執不下:國產大飛機應該先造軍用機還是民用機?
  2001年,71歲的顧誦芬親自上陣,帶領課題組走訪空軍,又赴上海、西安等地調研。在實地考察后,他認為軍用運輸機有70%的技術可以和民航客機通用,建議統籌協調兩種機型的研制。各部門論證時,顧誦芬受到一些人的批評:“我們討論的是大型客機,你怎么又提大型運輸機呢?”甚至有人不愿意讓顧誦芬參加會議,理由是他的觀點不合理。顧誦芬沒有放棄,一次次討論甚至爭論后,他的觀點占了上風。2007年2月,溫家寶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,批準了大型飛機項目,決策中吸收了顧誦芬所提建議的核心內容。
  2012年年底,顧誦芬參加了運-20的試飛評審,那時他的身體已經出現直腸癌的癥狀,回去后就確診并接受了手術。考慮到身體情況,首飛儀式他沒能參加。但行業內的人都清楚,飛機能夠上天,顧誦芬功不可沒。
  盡管不再參與新機型的研制,顧誦芬仍關注著航空領域,每天總要上網看看最新的航空動態。有學生請教問題,他隨口就能舉出國內外相近的案例。提到哪篇新發表的期刊文章,他連頁碼都能記得八九不離十。一些重要的外文資料,他甚至會翻譯好提供給學生閱讀。除了給年輕人一些指導,顧誦芬還在編寫一套涉及航空裝備未來發展方向的叢書。全書共計100多萬字,各企業院所有近200人參與。每稿完畢,作為主編的顧誦芬必親自審閱修改。
  已近鮐背之年,顧誦芬仍保持著嚴謹細致的作風。一次采訪中,記者與工作人員交談的間隙,他特意從二樓走下,遞來一本往期的雜志。在一篇報道隱形戰機設計師李天的文章中,他用鉛筆在空白處批注得密密麻麻。“這些重點你們不能落下……”
  摘自《環球人物》
上一篇:茶道的詩意與禪思 下一篇:柳鳴九的菜園子風光
標簽
熱門文章
首頁
評論
分享
Top
封神演义22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