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神演义22集
首頁 美文

夫妻互賭100萬,孩子到底是誰的

(來源:網站編輯 2019-06-19 18:29)
文章正文

丈夫多疑


  2016年2月,在廣州開服裝廠的胡斌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來自江西的高君。
  之后兩個月,兩人又吃了幾次飯。5月1日,胡斌邀請高君到白云山玩。在摩星嶺,胡斌單腿跪地,遞上鉆戒求婚。在其他游客的起哄下,高君羞澀地戴上了鉆戒。
  胡斌時年已經36歲,在其父的催促下,這對熱戀中的情侶5月底就領了結婚證并舉行了婚禮。
  事業有成,現在又抱得美人歸,胡斌成了旁人眼中的人生的贏家。
  結婚之后,胡斌讓高君到自己的服裝廠上班,負責市場拓展。可是高君并不愿意,她之前一直在互聯網公司做APP開發,好不容易爬到總監的位置,放棄實在可惜。盡管胡斌有些不快,但還是尊重了妻子的決定。就這樣,兩人除了周末一起爬爬山吃吃飯,其它時間都是各忙各的。
  有一天,胡斌到一家商場聯系開特賣場的事情,突然看到了高君,她身邊還有一個長相英俊的男子,兩人有說有笑。妻子這個時候應該在辦公室工作,怎么會出現在商場呢?盡管胡斌喊了幾聲,可高君沒有聽到,徑直離去。整個下午,胡斌像是生病了一樣,滿腦子都是高君和男人說笑的情形。
  晚上回到家,胡斌質問高君白天怎么會去商場,高君遲疑了片刻之后解釋說,公司下周要搞客戶聯誼會,她到商場是幫忙采購會議禮品的。盡管這解釋合情合理,可是在胡斌看來,高君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和那男人如此親密,兩人關系肯定非比尋常。之后半個月,胡斌不時跟蹤高君,可是并沒有再發現她有什么反常。
  9月,高君懷孕了,這讓胡斌春風得意,為此他到網上采購了一大批營養品,還從老家請來了人專門照顧高君的飲食起居。
  2017年6月底,高君在醫院里生下了兒子胡耀軒。看著胡耀軒稚嫩的臉龐,胡斌高興之余又陷入到郁悶中:他從孩子的長相中絲毫看不出自己的樣子。
  “難道孩子是高君和別的男人生的?”然而照顧新生兒的繁瑣讓胡斌沒有時間去深究,心中生出的疑慮也漸漸淡去。
  孩子滿月那天,胡斌特地提早下班。回到家,保姆說高君帶著孩子到附近的公園散步去了,胡斌一路找尋過去,最后在公園的亭子里找到了妻子,而她的旁邊坐著的正是上次在商場里看到的那個男子。
  胡斌走上前去,一臉不高興地問:“你們倆到底是什么關系?”高君有些尷尬地介紹:“這是我的同事趙陽,他有事找我,電話中又說不清楚,我說我在公園里,他就找了過來。”胡斌有些惱怒,可趙陽一臉的坦然讓他不知如何發作。就在趙陽微笑轉身離開的瞬間,胡斌突然發現他和兒子胡耀軒都有酒窩,一種被戴了綠帽子的恥辱感涌上了胡斌的心頭,他沖上前去給了趙陽一拳,打得趙陽一個趔趄倒在地上。
  “老實交代你們到底是什么關系,為什么三番五次在一起?”高君連忙拉住胡斌,讓趙陽快點離開。見妻子如此緊張趙陽,胡斌更加斷定兩人關系不正常。
  回到家,不管高君怎么解釋,胡斌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說一句話,一想到兒子可能是妻子和趙陽所生,他感覺心在滴血。
  后來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測,胡斌找了私家偵探調查高君和趙陽的關系。果不其然,高君和趙陽確實談過戀愛,雖然只維系了三個月的戀人關系,卻已發展到同居的程度,最后也是因為父母不同意,由高君提出的分手。
  胡斌把調查結果甩到高君的面前,讓她不必再隱瞞丑事了。“確實,我們是在一起過,但分手后我們就清清白白的,自從和你結婚后,我就準備和你好好過日子,如果你實在不相信,我也沒什么好說的。”

矛盾升級


  盡管高君信誓旦旦,可胡斌還是不相信她,只是他手里只有兩人之前在一起的證據,無法證實高君出軌。
  沉重的“綠帽”壓力在胡斌心里留下陰影,他總是莫名其妙地感覺到妻子正在和趙陽在一起做背叛自己的事。有段時間,胡斌還出現了睡眠障礙,每天不得不服用安眠藥才能勉強睡上幾個小時。不到一個月,胡斌就被這種幻想折磨得身心疲憊。
  為了平復自己的情緒,胡斌趁高君上班,請人在家里安裝了攝像頭和微型錄音機。可是一晃半年過去,高君連一個反常的電話也沒有接過。
  一無所獲并沒有讓胡斌安寧,他覺得這是高君手段太高明,完全脫離了自己的掌控。他把自己的郁悶傾瀉到網絡上,有網友給他支招,讓他帶兒子做親子鑒定,如果孩子不是自己親生的,就拿著證據將妻子告上法庭。
  胡斌覺得這個辦法確實一勞永逸,如果孩子是自己的,就算高君不安分,他看在孩子的分上也會繼續維系家庭,如果孩子不是自己的,也可以讓高君凈身出戶,受到懲罰。可胡斌到鑒定中心一了解,親子鑒定需得到配偶的同意才能進行,任何私自的親子鑒定都是非法的,法庭不會采納承認。
  “難道就沒有辦法證明胡耀軒不是我兒子?”通過網絡,胡斌弄到一些驗親的土方法,其中包括滴血驗親。一番折騰下來,父子兩個人的血還真融合在了一起,可后來,胡斌弄來幾滴雞血,也和他的血融合在一起了。
  胡斌的“秘方”還沒有弄出個究竟,家里安裝的攝像頭出事了。
  那天,高君的閨蜜在微信上和她分享了一段激情視頻,說片中的女人跟她身材很像。高君仔細一看,雖然視頻中的男女被打了馬賽克,可是一看房間的布局,她就斷定片中男女正是她和胡斌。
  高君果斷報了警,很快上傳視頻的人被抓住,原來他破解了胡斌家里的攝像頭密碼,將他家里的情況一覽無遺。本來是為監控妻子婚外情,卻被人利用出了丑,胡斌欲哭無淚,高君一氣之下回了娘家,不管胡斌怎么道歉,都不肯回去。胡斌提出想看看兒子,她也拒絕了。
  “這分明有鬼,不然她怎么這么害怕我見兒子!”孩子不在身邊,就算有辦法,胡斌也無法鑒定兒子是不是親生的了。
上一篇:假離婚后假結婚,“親爸爸”“假爸爸”誰該獲得撫養權? 下一篇:我收養的孩子居然是妹妹親生的
標簽
熱門文章
首頁
評論
分享
Top
封神演义22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