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神演义22集
首頁 美文

藍色雨衣

(來源:網站編輯 2019-11-08 09:38)
文章正文

指導教師點評


  小說用第一人稱將都市青年人混沌的生活狀態、無解的情感困惑和綿密的成長煩惱言說而盡,書寫了“死水”般異質卻可信的日常經驗。“藍色”既為現代感突出的環境色彩,又為人物的內驅動憂郁情緒。作品以“藍色”的情緒輻射每一個人物,包括那只名叫莫妮卡的貓。
  奇妙的是,這部短篇小說呈現出了極鮮明的戲劇形態風格,轉場明確,沖突推進與人物速寫并軌合一。文本創造了幾個極具劇場性的封閉場景——寵物店、“我”和王曉瑋同居的居所,以及楊力的房間,最終歸一到一個難以勾勒形容、無法辨認的、聲色變形的世界,同時完整地表現了每段情節中的人物意志。作者用平滑的筆觸點明了強烈的刺激因素,在自我的秘境游走之余,又暴露出人與人交往過程中的隔膜與錯位。作者并不追捧“叫我以實瑪利”的上帝敘事視角,只在意人物的可信度和文本的完整性,這種遁跡匿影的創作個性是創意寫作中極為難得的。盡管,小說對貓的寓言性處理尚欠完整,部分段落的敘事節奏也待調整,但總體上,這是一份完成度較高的作品。
  ——西南交通大學副教授 周珉佳

1


  莫妮卡最近什么也不吃,總是窩在那張涼席小床上,那是王曉瑋托人從國外帶回來的,然而在我看來不過就是個壓扁的籃子。現在里面盛了一只貓,正歪著腦袋蜷成一團。
  我按王曉瑋的指示把貓食倒在它碗里,開始對著它叫:“莫妮卡,莫妮卡……”
  不知道為什么我總覺得這個名字很蠢,從我嘴里叫出來更是蠢,幾個月來我還是習慣不了,但我仍然一邊喚它一邊伸手去抱,并且撫摸它的腦袋——“莫……妮……卡……” ——真惡心。
  它從我手臂中滑下去,落到地上,拉長身子伸了個懶腰,拿鼻子往貓食上嗅了嗅,就轉身要離開。
  我一把將它拉過來,但它很不情愿地扭身要走,如此反復,直到它不耐煩地“喵”一聲,伸出貓爪刨了我一下,沒有刨中,我伸手去打,它卻迅疾地跳開了。
  說實話我并不討厭貓,但也喜歡不來。我告訴王曉瑋我小時候往家里帶回過一只流浪貓,但被我媽拎著脖子從窗戶扔了下去,因為她和我爸剛剛吵了一架。
  王曉瑋聽了就笑,說我有心理陰影,但我不太同意,因為我大學時也一度想養一只折耳貓,于是我固執地認為討厭莫妮卡的原因是照顧起來太麻煩。
  半年前,和王曉瑋剛訂婚不久,去了趟她的老家回來,在小區附近發現一家寵物店。盡管我們都很累,又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,但她執意要去看看,因為那家寵物店我們盡管在街上來回了無數次卻一次也沒有發現。我不去,她就拉著我,嗲著聲音——“去嘛,就去看看!”
  那時候已經晚上十點,或者更晚一些,沿街的店鋪幾乎打烊,只零星幾家鋪子從半拉的卷簾門里透出些昏黃的光。
  我們走進去,立刻就看到許多籠子規則地排列在一起,里面全是些貓、狗、兔子之類的,一律很安靜地臥著,只有倉鼠在鋸木屑里來回爬動弄出些窸窣的聲響。
  王曉瑋把包裹都遞給我,自顧自地挨個看過去,好像每一只寵物都能讓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,我很奇怪趕了半天的路她還會這么精神。
  店里有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孩,看起來不過高中生模樣。她安靜地跟在王曉瑋旁邊,等她指著那些動物驚奇地笑著抬頭時,也羞赧地抱之一笑。
  我覺得她應該很尷尬,就和她聊天,她好像很樂意和我說話,問她在念書嗎,她就說剛剛大一,然后她告訴我自己是在母親的店里幫忙,讓我們慢慢看,她母親一會兒就會回來。我們就那么聊了一會兒,后來我覺得累了,就說那你該做什么做什么吧,我們自己看。她才解脫似地溜到柜臺后面玩手機了。
  王曉瑋后來一眼看中了那只臥在玻璃櫥柜里的布偶貓,她幾乎是驚叫起來的——“居然有這么漂亮的貓,看它的眼睛!”然后她就一直蹲在那里,隔著玻璃拿手去逗它。那貓仍趴在那里,只懶懶地抬起腦袋,疑惑地看著我們。我象征性地陪她看了會兒,的確很漂亮。但我覺得它挺可憐的,被關進這樣一間小小的透明盒子。當王曉瑋說要買下它時,隨即我開始擔心它會不會有什么疾病,就像那些狗販子常常愛搞的一樣,只要是從他們那里來的一拿回家就得細小甚至是犬瘟,然后吐出一堆蟲子,隔不了多久就會死掉。
  正這樣想著的時候,女孩的媽媽回來了,是一個非常臃腫的女人,除了眼睛幾乎看不出來和她女兒有任何的相似。
  她熟練地繞到櫥柜后面,彎腰取出張價碼牌,說要九千九百,打折下來九千。
  我悄悄告訴王曉瑋想要貓的話托朋友送一只,她說不,于是開始和女人講價。她們講了有一會兒,女孩也加入進去,她在幫王曉瑋,她說:“姐姐好喜歡的,八千就八千嘛。”我看到女人瞪了她一眼,但她賭氣似的聲音更大了——顯然她更習慣于同她母親作對。
  后來王曉瑋用八千塊錢買下了那只貓,她很開心地把它抱在懷里,將附送的籠子、貓窩、貓砂什么的一股腦堆到我身上。
  臨走時我仿佛聽到了女人訓斥女孩的聲音,我知道那無非是嫌她搗鬼使得少賣了一千。而王曉瑋一路上都在想著給貓取名,不斷地拿些奇怪名字問我行不行,居然還想到太宰治、伍爾芙、奧黛爾。但我毫無興趣,花掉八千塊后,我更覺得它像是一件商品,一件沒有生命的商品。況且莫妮卡買回家后不久,就好像莫名多了很多事情——打針、去蟲、洗澡、喂食、倒貓糞……時間久了,王曉瑋似乎比我更先感到繁雜,但她仍然表現得很喜歡,而它也只和她親近,因為我動不動就會打它。

2


  離預定結婚的日子越來越近,在這期間我辭掉原來的工作,換了另一家公司,僅僅是為了工資高一些。現在的工作下班比以往要早,離家也近,不用擠地鐵,往往到家才五點半。因為計劃結婚后去旅行,要請掉好幾天的假,王曉瑋好像要拼命提前完成那些工作似的,回家越來越晚,她總抱怨公司太嚴了,競爭力大。這對我而言倒無所謂,回到家,拿出一聽啤酒坐陽臺上,一邊喝一邊刷手機,直到六點多開始做飯。
  我把莫妮卡撂在一旁,正在喝酒的時候,陸文斌發消息過來,說他到成都了。我本來不想去理,想想還是回了句:“來干嘛?”
上一篇:快遞老陸 下一篇:里所的詩
標簽
熱門文章
首頁
評論
分享
Top
封神演义22集 720736531135374552894828888237422528907205121264867474926869171620218743755977747211145820576718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