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神演义22集
首頁 美文

圖書館與月季園

(來源:網站編輯 2019-11-08 09:38)
文章正文

1


  我很清楚地記得,一個半月前2棟301的王主任到我門上發傳單,說是最近有成群的野貓出入,幾天后居委會要統一絞殺,沒必要焦慮。白襯衣掛在月季刺上,等她掙脫了上臺階來,鋼絲一樣的卷灰發掃過齊臉高的骨朵兒,像從墓碑下爬上來的尸骨,被活物割破了最后的肉屑,她將抽了絲的袖口卷了邊,干脆地接過粉色的月季。
  “多好!”說著將月季的刺逐一拔去,“多好,多可愛!你一個人,太太在外……修養得可還好啊?你家一個月季園,惠及了整個小區……招人喜歡!有些情況還是要及時溝通的,不曉得誰老在小區喂食,招來的野貓越來越多,吃了你的不算,剩下骨頭、殘渣、屎尿,還往你的地盤躺住不動……”
  萎縮了肌肉的四肢在她褲管、袖口中空蕩地晃,提拉著她的灰腦袋淹沒在月季的花海中,又像掃墓的下了墳山。
  2棟301的王主任是個很有用的人。很有用的人一般和具體的時間、地點、職業、職位關系緊密。回頭她說了一句,“不過啊,這貓,習慣了人來喂,倒也好殺。”兩個深邃的眼眶似點了鬼火,她的身影倒逐漸模糊,被路徑拐角的綠柳剪碎了大半。
  之前見她摘下遮陽草帽掀起門簾時我就在想一件事,甚至沒留意她竟踩著鞋進到屋中,好在并不礙事,在那之后我做了一次大的清洗。這事跨度上有些大,我就給大家說說。權當是個夢。
  我是N大圖書館管理員,一般您見不著我,加之總見不著光我又比較白。我也不像您身邊出版社編輯、寫書搞活動策劃的,倒不是因為這類人多言妄論,而是因為我節省行動,身心比較健康。最反常的可能是我不太喜歡書,這是三年前種下的果,三年前出了件事(之后如果記得我會說清楚)我突然耳鳴,這不是醫生的診斷,我對自己的身體熟悉到有清醒的認知,那種低聲又不斷的嗡鳴一般在午后出現,過了午后消失。所以并不影響生活,但它影響我工作。我工作的地方把書看得比人重,所有書擺在高人半身的高架直通天花板,越在高處的越讓學生崇拜,他們高高地拿起,低著身查閱、下著“批文”。安靜中書有了聲音,火星一般爬到天花板抓耳撓腮一番,喧囂得要把圖書館燒掉。像極了三年前那個夜晚,我渾身不斷冒出的冷汗像要救火一般,反倒弄污了書籍。好在我家中已無書籍。
  說起我家,那是老式集資房一樓靠近灑水巷的一間屋。灑水巷,顧名思義,三十年來天天早晨五點經灑水車澆透。屋口拾級而下淹沒在大片月季里,月季有黃有粉有白粉相間,鄰居或者路人見了也驚嘆一番。為了讓月季園也成“集資”物,我準備好一把剪刀掛在門把,誰若喜歡,我積極地送上,月季盛開的時節,小區內家家戶戶幾乎都有我的月季。外人眼中這個“月季園”小區老得已經露了餡,如同花徑間遺棄的沙發,卻被統一的月季隔出距離,覺得疏離。

圖書館與月季園 朱清之

  有一次出了意外。仍然是午后,那天淅瀝瀝下著雨,我剛好睡醒。瞧著模糊的玻璃窗覺出自己孤單,再細看,并非我看走眼,花間的確有一人影,在模糊雨簾中晃,但不是我想見的熟悉身影。待我走到臺階前,一長發男青年抬著相機將白色臺階、雨靴、似乎還沾著熱乎勁的毛線襪和花海的一角照進去,起身時將電腦包往后一甩,掃蕩了大叢盛開的月季。過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樣子,臺階上又只剩我一人,瞧著手在滴血,才發現原來自己光著腳,急忙進了屋把門關上。那血屬于逃跑的闖入者。從他手中奪過的相機和包中掉落的電腦看,這是個愛好攝影的詩人,常年混跡于某閱讀平臺,我甚至曾經受益于他推薦的書單。
  我要說的事與這不無關系。那之后,我遇見了女大學生。當一切似乎平息后,午后我仍然耳鳴,但不再有惆悵的情緒。那位女大學生治愈了我,也就是我剛才說的,孤單。
  那天女大學生走向我,看似不經意。我一下子記住了她那張平凡的臉,薄皮圓臉單眼皮,左腿瘸。瘸腿拖累了她的視力,雙眼呆滯得十分醒目。人總被缺陷標記。我把掙脫缺陷的努力統一稱作困惑。
  她抱回的書高至鼻尖,壓得她左腿拖在地上發出啪啪聲,遠了看像只直立的蛤蟆抱了塊兒巨石,近了看活像馱了只附身的鬼,刷欠款時她掏出的校園卡竟嘀嗒往下落油湯,再看她衣裳,除了大塊草漬和臉上絨毛尖上的汗珠,還算干燥,這就更奇怪了。
  “您聽見嗎,我剛才連呼吸都有回音,這圖書館得有多大啊。每天進進出出得多少人?哦,我瞧見了,那有個滾動屏幕來著,3000,3005……”她開口說話原來是這樣的,聽著她用聲音而非文字表達時,我既熟悉又別扭。
  使得我接話的語氣有些遲疑,“這圖書館內學生座位4566,教師閱覽區座位680。”將她歸還的15本書放到推車上一看,最上一本是麥卡勒斯的《金色眼睛的映像》,下一本日文書《關于云》……
  “我在這兒吹吹冷氣。”她把腰抵在服務臺上,背對著我,又說:“您說這圖書館到底糟在哪兒呢?我覺著一股渾身不自在的晦氣。”
  “你該試著挪個位置,你正對著冷氣。不介意的話,還真得麻煩挪一下位置,我得把這些書放回書架。”
  她沒動,說話聲像從她渾身的毛孔吹出的一團冷氣,“瞧您神色,管理員是個力氣活?果然多了規則麻煩得多,當初我拿的時候可沒過腦。這么說我倒像那只沒頭的雞,嗯,像那只雞,不知道您曉得不曉得?有只雞啊,聽說斬了頭活了一年多……一年多……”
  她永遠不會知道她這話說得多么正確,“一年多已經太久……有時候說不清,你瞧,這兩本書剛好同在氣象書籍區,即便當時你沒過腦子,”我離她便近了些,“偶然吧,事后看又像計劃好的,你說計劃吧,有些事,你說巧不巧。”聞到她身上發出一股惡臭,看向她裝卡的褲包,完好的褲包除外,整條褲腿裂作碎布條,有的牢牢粘在她十公分長的血口子上。我這才明白她臉上毛孔不斷滲出的汗。
  這時候,擅于隱藏思想的何女士關切地看了女學生一眼,回到我身邊的座位時,隨手從精致的小皮包內拿出微小的一粒止痛藥,走回女學生面前遞了過去,再落座與身旁兩位同事耳語了幾句,再打開墨綠的皮包,涂了護手霜,擦了手把墨鏡戴上,一一打過招呼后,踩著打扣小黑鞋在我面前一旋轉,小碎步地走了。
上一篇:心理學家:肥胖并非因缺乏意志力所引起 下一篇:愛在衰老前
標簽
熱門文章
首頁
評論
分享
Top
封神演义22集 1673351845427191191455719878485631856266846953245523893790963768744983946257013937395674125194342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