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神演义22集
首頁 美文

從洛陽花到醉翁亭,他為中國文人構建了兩個精神故鄉

(來源:網站編輯 2019-11-08 09:26)
文章正文
  很多年前,偶然在電臺中聽到一個節目,有一把寧靜的男聲唱道:“把酒祝東風,且共從容。垂楊紫陌洛城東。總是當時攜手處,游遍芳叢。聚散苦匆匆,此恨無窮。今年花勝去年紅。可惜明年花更好,知與誰同?”
  溫暖、寂寞、傷感、珍惜、惆悵,復雜的情緒近乎天真地表達出來,令人怦然心動。這是第一次聽到這首詞,但是好像很熟悉;不知道是誰寫的,但是好像和作者早已經知心,那種感覺很奇異,因此總也忘不了。
  后來無意中發現,這是歐陽修的一闋《浪淘沙》。歐陽修!怪不得。
  說到歐陽修,自然會想到他的《醉翁亭記》,在中國,除了文盲,恐怕人人都能隨口背誦這篇名作開頭那震古爍今的五個字:“環滁皆山也。”
  在我心目中,滁州是歐陽修的滁州,滁州是歐陽修的精神故鄉,因此當我第一次到滁州,感覺竟是蒙歐陽修之邀,前去與他“且共從容”的,一路上都在懷想與歐陽修有關的事。
  歐陽修,因為“出人頭地”的典故,人人知道他是蘇東坡的老師和伯樂,但是卻未必知道他的老師是誰。那是另一個光芒閃爍的名字:晏殊。他是歐陽修的坐師、同鄉。為什么要強調同鄉二字?因為大詞人晏殊、晏幾道父子,加上歐陽修,都是江西人,因此他們同為“江西詞派”的代表。這個北宋前期的雅詞派,是與柳永為代表的俗詞派對立的一股力量。一雅一俗,雙峰對峙。
  且來讀一讀大晏的代表作《浣溪沙》:
  一曲新詞酒一杯,去年天氣舊亭臺。夕陽西下幾時回?
  無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識燕歸來。小園香徑獨徘徊。
  再讀小晏代表作《臨江仙》:
  夢后樓臺高鎖,酒醒簾幕低垂。去年春恨卻來時,落花人獨立,微雨燕雙飛。
  記得小蘋初見,兩重心字羅衣。琵琶弦上說相思。當時明月在,曾照彩云歸。
  再品歐陽修的幾首名作:
  《踏莎行》
  候館梅殘,溪橋柳細。草薰風暖搖征轡。離愁漸遠漸無窮,迢迢不斷如春水。
  寸寸柔腸,盈盈粉淚。樓高莫近危闌倚。平蕪盡處是春山,行人更在春山外。
  《玉樓春》
  尊前擬把歸期說,欲語春容先慘咽。人生自是有情癡,此恨不關風與月。
  離歌且莫翻新闋,一曲能教腸寸結。直須看盡洛城花,始共春風容易別。
  可以看出江西詞派主導風格:雅致的、光潔的、婉轉的,深摯而不失分寸,是一種講究而節制的美。
  歐陽修的詞,還是承上啟下的。上承南唐宰相馮延巳,馮延巳的詞風,晏殊學到了他的俊雅雍容,歐陽修學到了他的一往情深;下啟蘇軾、秦觀等人。
  春水、春山、春花,歡聚、離別、重逢,歐陽修對一切時光流轉、聚散離合非常敏感。
  “人生自是有情癡,此恨不關風與月。”這自然是《玉樓春》中的第一名句,但我更感興趣的是“直須看盡洛城花,始共春風容易別”。本來是一片離別的愁云慘霧,歐陽修突然冒出這樣的念頭:不如再在洛陽待上一段時間,大家盡興地賞花,等到花盡春闌,再與春天、與朋友一齊道別,那時,想必就會甘心一些,感情上也容易接受一些了吧。
  這里出現了歐陽修人生中的一個關鍵詞:“洛陽花”。洛陽花究竟是一種花,還是許多種花,似無定論。也許單指牡丹花,也許指洛陽春天盛開的所有花朵,我揣度著,“洛陽花”應該不僅限于牡丹花,但肯定包括了國色天香、雍容華貴的牡丹。其實這個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,“洛陽花”是歐陽修在西京洛陽,和洛陽長官錢惟演、梅堯臣等士大夫師友一起欣賞的花,那是入世的繁華,知心的溫暖,對于未來光明的啟示。
  后來,歐陽修因為支持范仲淹而被貶到陜州夷陵去當縣令。在那里,這位剛勁犀利的官員和內心豐富的文人,找到了人生中另一個關鍵詞:野芳。
  《戲答元珍》
  春風疑不到天涯,二月山城未見花。
  殘雪壓枝猶有橘,凍雷驚筍欲抽芽。
  夜聞歸雁生鄉思,病入新年感物華。
  曾是洛陽花下客,野芳雖晚不須嗟。
  被貶到偏僻山城,心中難免凄涼孤寂,但是詩人心中卻仍有溫暖的回憶和光明的向往:我曾經是在洛陽盡興賞花的人,所以這里山野中的花開得晚,也大可泰然處之,不必悲嘆。
  野芳,就是野花、山花。這時的歐陽修,雖然仍然依靠“洛陽花”的回憶來取暖,但是已經饒有興味地注意到尚未開放的野花,并且期待它們的開放帶來春天的消息了。
  幾年后,歐陽修被朝廷召回,后來因為支持慶歷新政,又被貶到滁州。在當時普遍的想象中,滁州偏僻荒涼,文人雅士到了那里應該會很苦悶,沒想到歐陽修卻發現這里歷史悠久,民風淳樸,山水草木分外靈秀,亭臺泉洞別有洞天。加上歐陽修明智地選擇了為政寬簡,又體恤民情,第二年就見了成效,滁州百姓安居樂業。于是,在滁州的山水之間,歐陽修的心情好了起來。
  在這里,他真正體會到了山野之花的美。“野芳發而幽香,佳木秀而繁陰,風霜高潔,水落而石出者,山間之四時也。”這幾句,渾然天成,卻別出心裁,行云流水,又錯落有致,真是從何處想來!山中的四季,標志與城中不同,歐陽修敏銳地捕捉到:在這里,是野花的綻放代表著春天來了。這里沒有華貴明艷的洛陽花,只有山中野生的山花,纖細、小巧、質樸,但是這些大自然的女兒,自由自在地在山中萌生、開花,無拘無束,隨意開落,天真無邪,遠離一切廟堂的算計和塵世的喧囂,又是多么潔凈,多么自由,因此是一種絕美。她們的香氣也是那么若有若無,幽微清淡,令人神清氣爽,陶然忘機。一個文人的心靈,在山水之間、山花幽香之中,得到了完全的舒展和安頓。
  和“野芳”相映襯,這里不再有高貴風雅的士大夫師友,而是“負者歌于途,行者休于樹,前者呼,后者應,傴僂提攜,往來而不絕”的滁州百姓。看到滁州百姓安居樂業,還有余裕出來游玩,作為太守,歐陽修心里的成就感是不言而喻的。
  曾幾何時,在洛陽的時候,他是被照顧被寵愛的年輕一輩。他中進士后的第一個職務,是到洛陽充任留守推官,其上司就是錢惟演。錢惟演是五代十國時期吳越國的國王錢俶的兒子。錢惟演一生政績平平,但交友風雅有致,且十分厚遇文士,對歐陽修這樣的青年才俊更是照顧得無微不至。
  一次,歐陽修和朋友一起登嵩山游玩,返城途中走到龍門恰遇大雪,兩人正在觀賞雪景,忽見一隊人馬冒雪而來,原來是錢惟演派來的廚子和歌伎。來人轉達錢惟演的吩咐說:“游山辛苦,兩位可以在這里多留一陣,慢慢賞雪,府里公事不多,用不著匆忙趕回。”上司如此寬厚,如此善解人意,而且心思如此風雅,對于年輕文士來說,真是美夢一樣的事情。
  歐陽修一生都在懷念那段時光,或許,在他筆下,洛陽花正象征著那段年輕無憂時光,而他不忍別離的“春風”,或許就是錢惟演這位難得的好上司了。后來,當我們看到他極度賞識、大力提攜蘇軾等年輕才俊的時候,依然可以看到“洛陽春風”在他身上留下的影響。
  讀到過一句話,“一個人不可能付出他從來沒有得到過的愛”,相反,一個人得到很多愛,卻不一定學得會付出。但歐陽修就是歐陽修,他不但學會了,而且更闊大、更深厚。因此,在文學領域,他成了開創“宋調”的文壇領袖;在治理地方上,他也將仁愛之心發揮得淋漓盡致,給滁州山水增添了人文的光輝。
  雖然遠離了“洛陽花”,但是找到了滁州的“野芳”。這里的山水之間更適合一個經歷過坎坷的文人愈療創傷,放飛性靈,也更宜于一個心地仁慈的地方官員和百姓、僚屬一起無拘無礙地分享快樂。
  到了滁州的歐陽修,已經不再思念“洛陽花”了,而是深深沉醉在野芳的幽香和釀泉酒的醇香中了。
  就這樣,歐陽修在給自己取號“醉翁”的同時,重新命名了滁州。
  他醉了,不知道自己化作了春風,染綠了瑯琊山,喚醒了泉水,溫熱了人心,留下了佳話。他喝了一點點酒就醉了,因為他的心,早就醉了。
  置身“蔚然而深秀”的瑯琊山中,佇立醉翁亭畔,聽著釀泉泠泠流動,看著歐陽修手植的歐梅,我突然無比真切地覺得:歐陽修并沒有離開。一恍惚,就看到他滿面笑意,提起筆,在天地之間瀑布一樣掛下來的巨幅之上,酒意拂拂地寫下那篇不朽巨作,開頭正是那絕妙的五個字——環滁皆山也。
上一篇:語文課應該培養什么 下一篇:逆全球化是不是解決氣候變化問題的良方
標簽
熱門文章
首頁
評論
分享
Top
封神演义22集 85470749433791696108308183691349051076536620437425558031110774646288167947432286909310355236702656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